Younix

世殊事异,所以兴怀

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,有点让人喘不过气,最近雨也一直下个不停,感觉整个人都发霉了。
趁着写博客,谈谈最近的烦心事吧。一则倾吐,二则条分缕析,希望能够将这些烦心事杀掉。

离职潮

一个个的都走了,最开始 Boom 走的时候是第一次与熟人分别的时候,那时候应该也是最难受,后来是 Arno 前辈,Nina,Zaki 梓民,赖政,再后来 Bear 哥和 Code 叔,本来已经习以为常了,以为自己完全麻木了。但是到现在两个室友 Raj 和 Jiro 也走了,就感觉像被一块裹过尸体的老旧绷带缠住了心,越裹越紧,不知道是什么感觉,只觉得有点恶心也有点喘不过气。
似乎大家都心照不宣的没有对老大说真正的离职原因。老大也假装着或者真的不知道大家离开的缘由。

工资真的太特么低了。

每次在深圳和同学们或是好友聚会的时候,无论多么刻意回避这个话题,最终都会扯到工资。

无论是自尊也好,还是虚荣也罢。这个东西真的是太现实了。都说人比人比死人,但逃避反正不是我的性格,而且不说和自己实力相当的比较,就说实际上就纯粹的论技术而言完全没有自己厉害的,实际上和他们工资却差上 2-3 K。
所以说走是注定的。在完成 Q1 总结里面的计划的任务后,应该就是离开的时候。

这时候另一个让我伤感和惆怅的问题就来了,自己是个很害怕分别的人,似乎实际上自己比想象中粗线条的自己更加重感情。记得当时 万总 得知 Jiro 走的时候,跟我说,“你不要也走了啊,不然我会伤心死的”,因为那时我确实有走的冲动,所以虽然笑着回他“怎么会”,但是内心风起云涌。

Hugo Fawn 他们几个在公司附近住着互相照料着感觉挺好的,或锻炼,或出游。大家每天也都非常开心。但是最近自己下意识的疏远着大家,因为我有点害怕,害怕如果很熟悉的话,离别一定也会很伤感吧。

然而没有谁是必不可少的。

Jiro 走的时候当时听到有人说,嗯?黄金程是谁? 我顿时就释然了,任何一个人的离职也不过是这一两天内大家饭桌上的谈资,“哎,怎么又走了一个”“唉,工资真的低啊”,然后之后这些感慨就随着餐盘中的剩菜剩饭一起倒在了垃圾桶里。
我想到时候自己走的时候不会说任何话,只会轻轻地和师兄和Lanny姐打上招呼。然后静静离开。

因为没有谁是必不可少的。

似乎不需要利用列出利弊的方法来分析离开与否,答案是肯定的。但还是梳理一下思路吧。

离职的利:

  1. 工资毋庸置疑更高,现在已经触底了。
  2. 环境可能更能让人有斗志,虽然说还是看个人,但是这里的环境确实太让人安逸。另外在这里个人额外的努力是无法被量化计算的。虽说权当是为了提升自己吧。但是相比较而言更多公司的情况是,让大家在提升自己的同时获得物质上可以提现的成效。
  3. 发展前景应该更广阔,在台企想要得到一定程度的提升似乎不大现实。

离职的弊:

  1. 平台注定会更小,这家公司的平台应该是最大的了。接受新东西的渠道肯定更少了。
  2. 朋友,也是最不想提及的一个话题,但是没有谁是必不可少的,真的是好友的话不管到哪应该都是好友吧。

这半年,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疯狂地提升自己的技术,摒弃掉一切外物。时刻提醒自己当初选择来深圳的目的。

最后摘抄无意中看到的一段话自警:

仅仅是出于攀比心理,看到同学、朋友都混得不错,产生了焦虑感,从而想换换工作的,也还是暂时静一静。当一个人混得不好的时候,总习惯于向外去寻找原因,认为是平台不好,行业不好,领导不好,产品不好等等,而忽略了内因。人家干得好,不见得只是人家的公司不错,更可能的是内在的某些东西在起作用。你如果不调整好自己,只是一味地想要找到各方面都契合你的平台,无异于缘木求鱼,可能跳到哪里都是一样。

仅仅是想多挣几两银子的,不建议跳槽。收入的增长是一个综合而又缓慢的过程,在一个高度市场化的环境中,这主要是和你的综合素质相关的。虽然我们不用添加“厚积薄发”的标签,但只要你能力到了,收入自然就起来了。更多地看重眼前利益,而忽略了自身的积累,只能是短跑选手,有爆发力,而没有持久性。起个大早而赶个晚集的,在职场中比比皆是。我很认可一种说法:那些最终挣到大钱的,都不是聪明人,而是一些看上去有点笨,但善于坚持的人。

出于一时之愤,想逞一时之快的,建议至少等到心情平复了再来考虑换工作的事。你可能是被老大痛斥了,绩效分数被打低了,年终奖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期,承诺没有兑现等,因此愤而辞职,很多时候还都是裸辞。但回过头来想想,你爽是爽了,可接下来该怎么办呢?各种论坛、朋友圈当中会因为你的快意恩仇而给你击节叫好,但煤气公司、水电公司、电话公司、房东可不会因此而少收你一分钱。当你处于没有后路的情况下,下一份工作就有点逼不得已,很可能就踩进了又一个泥坑。所以客观一点,理性一点,通盘考虑一下,再来选择自己的最佳路径。